瑞思博-工业清洗剂专家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知识 > 谁在主导中国清洁技术市场
谁在主导中国清洁技术市场
  一批从硅谷归来的华人主导了中国清洁技术市场的投资,他们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转移的“主战场”
  清洁技术投资的主战场从美国的西海岸转移到中国。
  来自全球并购咨询公司IMAP的数据表示,2009年至2010年,全球已签订可替代能源技术融资协议共391项,达204亿美元。按国家划分,中国融资额最高,达54亿美元,几乎是位居第二的美国市场的一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市场在哪里,风险投资的主战场就在哪里,”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伍伸俊这样说道。
  2005年,伍伸俊带领金沙江进入光电投资。5年后,金沙江所投资的企业已经形成光电产业的一条”完美”产业链,在国内光电产业的垄断地位已无可撼动。而直到2010年,国内众多风险投资机构才开始“追涨”LED照明企业。
  近五年来,包括金沙江在内的一批风投机构在中国清洁技术市场迅速崛起,包括青云创投、金沙江创投以及北极光创投在内的几家活跃在清洁技术市场上的投资机构,已经占据了这个市场近三分之一的份额。
  2010年2月,从硅谷归来、具有清洁技术投资背景的投资人杨磊加入北极光创投,北极光在清洁技术领域的投资随之猛增。截至目前,北极光在清洁技术投资领域的案例13个,其中近半数是在杨磊加入北极光之后的这一年发生。
  无论对于杨磊还是伍伸俊,他们成功之道在于:利用自己在两个市场的资源,把美国更先进的技术与中国的投资环境“嫁接”,为世界级企业的产生提供肥沃的“土壤”。“五年前我会比较谦虚,说我是后来者、小学生,应该跟大师们学习;5年后,我们所做的事情,我们投资的项目、规模、强度,我们接触的科学家、团队,我们不比任何人差。”伍伸俊坚定地说道。
  孤独的“农夫”
  美国硅谷有一条著名的“沙丘路”(SandHillRoad),围绕这条不到三公里长的马路,聚集了十几家全球闻名的风险投资公司,例如红杉、凯鹏华盈等。纳斯达克约一半的上市科技公司,包括苹果、谷歌、亚马逊这样的企业,都是由他们一手扶持上市。
  这里,是伍伸俊和杨磊他们“创投”梦开始的地方。
  在进入风投之前,杨磊就在麦肯锡的硅谷办公室有帮助世界五百强企业拓展清洁技术业务的多年经验。2008年初,杨磊从硅谷回到国内,帮助硅谷一家知名清洁技术基金“优点资本”在中国创立了办事处。刚从麦肯锡出来,进入风投行业需要很多的学习,杨磊认为自己进对了“学校”。
  六年前,伍伸俊和金沙江创投的另外一位合伙人林俊仁为成立自己的基金,曾经来回奔波于“沙丘路”上。如今想起来,“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伍伸俊说。
  “当时硅谷的人不相信中国能做好风险投资,不相信中国会出现真正高科技的公司。”伍伸俊在“沙丘路”上的几幢小楼里来回穿梭,希望能够找到合伙人,成立有自己品牌的、专门投资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基金。
  当投资基金Mayfield抛出橄榄枝时,伍伸俊认为自己找对了人。创立于1969年,Mayfield作为“沙丘路”最好的早期投资基金之一,曾经成功投资了世界上最大的两家生物公司Genentech和Amgen(这两家公司占全世界生物公司总市值的一半左右)以及康柏、3COM等高科技公司。
  “无疑,Mayfield是最佳的学习对象,”工程物理学出身、自嘲自己是“二流的科学家”的伍伸俊,一直以来的理想,就是在中国搞早期的创业投资基金,扶植那些“具颠覆性的技术”的商业化。
  在Mayfield身上,伍伸俊认为自己学会了一套属于风险投资的“游戏规则”。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100%专投高科技的风投机构,金沙江从创立伊始,就流淌着Mayfield的血液。从美国到以色列,伍伸俊一路追逐着“颠覆性的技术”。
  相比伍伸俊,硅谷在青云创投总裁叶东身上,印下的烙印更为深刻。
  1991年至2000年的十年,叶东在硅谷亲历了CPU、半导体以及互联网这些曾经在”沙丘路”上命运跌宕起伏的投资周期。“两三个月内,我投资的一家互联网公司从接近1000美元/股跌至1美元/股。”叶东说,这样的涨跌,成为了脑海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场景。因此,抓住产业的周期,把握进入和退出的时间,在叶东看来,是他在硅谷学到的第一堂课。
  被叶东称为一场“完美曲线”的投资,发生在青云创投对太阳能企业的投资上。2006年,刚募集到第二轮基金的叶东,重点投资了太阳能电池企业,包括江西塞维和南京中电光伏,一年之后,江西赛维和南京中电光伏分别在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青云创投获得5-8倍的回报。
  依照这样的曲线,叶东在电动汽车、智能电网以及EMC(合同能源管理)等产业链上频频出手,“在经历过硅谷的大起大落之后,即使是最早期的投资,只要心里有准备,我都不害怕。”叶东这样说道。“中国的基金更像‘猎手’,嗅着投资的案子一股脑地扎堆;硅谷的基金更像‘农夫’,”杨磊对记者说,“自己更愿意是一个农夫,扶植和培养世界级的中国企业,直至有一天,作出一个清洁技术领域的‘华为’。”
  野蛮“生长”
  “2005年以前,我们头疼的是可投的清洁技术项目太少。”青云创投合伙人张立辉回忆当年的日子,这样说道。
  如今的中国清洁技术市场,与五年前相比,已截然不同。来自清科研究所的统计数字显示:2010年,清洁技术行业共发生84起投资,涉及投资金额共计5.08亿美元,较2009年全年53起投资案例数及3.56亿美元的投资金额,涨幅分别高达58.5%和42.7%。“圈子大了,新手上路,马路杀手也多了起来。”叶东对这个逐渐鱼龙混杂的市场这样形象地比喻。
  早在2009年,英特尔风投总裁苏爱文就对投资清洁技术发出了警告,他表示,清洁技术领域的估值已经大大超过其真实价值,清洁技术产业的投资已接近危险的泡沫边缘。
  风险投资蜂拥进入清洁技术领域,“抢项目,不熟悉的领域乱投,市场疯狂的溢价已经是目前清洁技术市场的普遍状态。”一位业内人士不无担心地说。
  “中后期项目已经成为红海。”杨磊对记者说。所谓中后期项目,是相对于被投资企业股改上市的日期而言。与外资风险投资相比,大部分本土风险投资似乎更喜欢追逐那些相对来说风险较小、收益稳定,但溢价很高的中后期项目。
  “本土风投的投资风格由他们背后的基金投资者决定,”张立辉认为,“国内的基金投资者们,尤其是人民币基金,更多地带着投机的心理,寻求短期回报。”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目前很多本土基金的投资风格,他们不敢将资金赌在太早期的企业上,更多地是扎堆在那些溢价已经非常高的中后期项目上。
  崛起的人民币基金,以及陆续涌入清洁技术投资市基金“新手”,不禁令人联想起了十年前,美国投资互联网时代,那个蜂拥而入的“野蛮生长”时代。“扎堆到一定程度,必然积累了泡沫,所有人都必须面对泡沫的破裂,”杨磊记忆犹新地说,“在互联网泡沫中,活下来了雅虎、亚马逊,也有成千上万的公司在死去。”
  如何在这样一个野蛮生产的土壤里扎根深入,是杨磊、叶东以及无伍伸俊这样的硅谷精英在中国市场面临的最大挑战。毕竟十年后的今天,他们面临着一个与硅谷截然不同的市场环境。“在这里,虽然机会大大超过美国,而投资的主体仍然是以政府为主,当政府缺乏对行业的清晰的判断和标准时,资源的浪费和盲目的竞争就会出现了。”上述业内人士分析说。
走进瑞思博 | 工业清洗系列 | 维护保养清洗系列 | 轨道交通清洗系列 | 成功案例 | 人才招聘 | 联系瑞思博 | 站内地图
版权所有:江西瑞思博化工有限公司 电话:400-814-0333
投诉热线:18679500922 

地址:江西省宜春市环城南路585号 

网址:www.jxruisibo.com

ICP备案号:赣ICP备05002238号